帕拉西奥斯(Parrasius古希腊活动于公元前4世纪)

以弗所人帕拉西奥斯是古希腊杰出的画家之一,宙克西斯的同代人与敌手。据记载,他研究了人体的比例与匀称的法则。古代理论家赛诺克拉特称赞他的轮廓线说:不是简单的边线,而......

  以弗所人帕拉西奥斯是古希腊杰出的画家之一,宙克西斯的同代人与敌手。据记载,他研究了人体的比例与匀称的法则。古代理论家赛诺克拉特称赞他的轮廓线说:“不是简单的边线,而是能表现出纵深的主体效果(后面还有东西)。”这是很著名的论断。另外色诺芬所记载苏格拉底和帕拉西奥斯的对话,还提出了“传神”的问题。

  普林尼《博物志》第三十五章记载:生于以弗所的帕拉西奥斯为艺术做出来极大的贡献。他首先把“匀称”引入绘画,并且是使脸部生动、头发优雅、嘴唇美丽的第一人;艺术家们还要感谢他在绘画中极为成功的轮廓线,这是绘画最精妙的部分。对于描画肉体的外形和事物的体积无疑是最大的成功,不过,这只是获得名声的一项成就。但是,要想给予着了色彩的外形以正确的界限,要让许多身体的轮廓线得到恰当的效果,在艺术上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外轮廓线要使自身完美并且要产生一种暗示出后面有其他事物的效果,从而表现出隐藏着的部分。这是塞诺克拉特和安提冈诺值得夸耀的贡献,他们写了绘画的文章,表示对帕拉西奥斯的钦佩,不是简单的表示信任,而是引以为荣的成就。在帕拉西奥斯遗留下的书版和羊皮纸的文稿上,还留有许多绘画的残迹,他们认为,艺术家可以从中获得很多益处。比起其他方面的成功,他在运用阴影明暗表现体块方面略逊一筹。他画过一幅《雅典的居民》,这是一幅对于题材内容表现得特别机智的作品。在这幅画中,他把这些人表现为喜怒无常、不公正和不坚定的形象,同时也是温厚仁慈的;还有好夸口的和趾高气扬、谦恭卑下的,凶猛的和害怕的——所有这些都发生在同一幅画中。他还画了一幅《忒修斯》在罗马的卡彼托山上,画过一个戴着胸铠的《海军指挥官》。在罗得岛的一幅画上,他画了墨勒阿革洛斯、赫尔克斯和珀耳修斯,这幅画后来被闪电击损过三次,但却未湮没,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他还画过一幅《阿奇格留斯》,台比留斯皇帝(罗马皇帝,公元14-37年在位)对此画十分珍爱,保藏在他的寝宫里;据德丘勒估计,这幅画的价值为六百万塞斯特斯。他还画了怀里抱着婴儿的《色雷斯的保护者》,画了《菲力斯克斯》,以及《酒神与美德》,还有两个儿童,他们无忧无虑和单纯的稚气十分动人;他还画了由捧着香盒拿着花环的男孩儿侍候着的祭司、还有两幅最闻名的画作:一幅描绘着身穿战士盔甲、参加竞技的人,他跑得非常辛苦,似乎大汗淋漓,另一幅表现一个人正在脱下盔甲(他已经精疲力竭),可以看出,他还在气喘吁吁。同时受到赞扬的还有他画在同一幅画上的埃涅阿斯、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克斯,还有他画(在一幅画上)的忒利弗斯、阿喀琉斯、阿伽门农和奥德修斯。他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但没有人在利用自己的艺术声誉方面比他更为傲慢无礼,因为他甚至采用某种绰号称呼他自己为“豪华高贵者”,而且在一些诗里称自己为“画坛王子”,自称由他给艺术带来了完美;重要的是,他坚持自己源于阿波罗的血统;还有对他在尼多斯画的赫拉克勒斯,自称是他在梦中经常见到的。后来,在《埃阿斯与颁发盔甲》(绘画创作竞赛中),投票结果是他在萨姆斯岛被提门忒斯击败。他说以自己英雄的名字起誓,他将被一个微不足道的敌手第二次击败。这使他极为懊恼。他还画过一些淫猥的作品,显然,这是借助于放荡的玩笑作为一种消遣。

  普林尼在《博物志》中提到的帕拉西奥斯写自己的那些诗,由《雅典尼奥》保存了下来。

  阿特纳奥斯在《欢宴的智者》第十二章里也记载了普林尼在《博物志》中说到的帕拉西奥斯自大的诗篇。

  讨论的过程中,苏格拉底说:“帕拉西奥斯,绘画就是描绘看得见的事物吗?当然是借助色彩去描画形象,从而你模仿那些凹进的和凸出的、阴暗的和明亮的、坚硬的和柔软的、粗糙的和光滑的、年轻的和年老的事物。”

  “再者,在描绘美丽的形象时,由于很难找到外貌上完美无缺的个人,因而你从许多模特儿中,选取各自最美好的特征,使得你塑造的形象看起来很美。”

  “那是怎样的呢?”苏格拉底问道,“你难道不模仿心灵的特征,那最令人信服、最亲切友好、最为人想望、被人敬爱的特征?或者说,这些是不能模仿的?”

  “奥,苏格拉底,这样一类事物怎么能够模仿呢?它既没有比例,又没有色彩,也么有刚才你所提到的任何一点,并且实际上,它甚至是不可眼见的。”

  “那么,”苏格拉底说,“对于一个人来说,不是用钟爱就是用敌对的眼光去看待某种事物,这不是十分自然的吗?”

  “在你看来,当看到朋友们走运或倒霉的时候,人们脸上是否能保持同样的表情,以至于感到忧虑的人的举止也和那些漠不关心的人一样?”苏格拉底又问。

  “确实不一样,”帕拉西奥斯说,“人们为朋友们的幸运高兴得微笑,而当他们倒霉时,人们就露出忧伤的面容。”

  “那么同样,高尚和慷慨,卑下和鄙弃,节制和沉思,傲慢和粗野——这些也都可以通过面部表情和身体的静止或运动的姿势表现出了。”苏格拉底说。

  “那么依你之见,”苏格拉底问,“显示出美、高贵和可爱性情的人,或者那些显示出可耻、邪恶的可憎性情的人,哪种人看起来更为愉快?”

  ——以上主要参考迟柯主编《西方美术理论文选》。(提到迟柯先生就让我想到《西方美术史话》,经典美术入门书,此书曾获广东鲁迅文艺奖。《西方美术理论文选》也曾获广东省高教二等奖。)

  记得朱光潜先生也曾翻译色诺芬《回忆录》中第三卷第十章苏格拉底与帕拉西奥斯的对话。现在也一并录入:

  苏:你是否也描绘人的心境,最令人感动的、最和蔼可亲的或是引起爱憎的?我指的是精神方面的特质,这个能不能摹仿呢?

  帕:那怎么可能呢,苏格拉底?它既没有比例,又没有颜色,又没有你刚才所提到的那些品质,而且是不可以眼见的。

  苏:当朋友们幸运或倒霉的时候,对他们表同情的或对他们不表同情的人们的神色是否一样呢?

  帕:当然不一样,朋友们幸运,表同情的人们就现出高兴的神色;朋友们倒霉,表同情的人们就现出忧伤的神色。

  苏:高尚和慷慨,下贱和卑吝,谦虚和聪慧,骄傲和愚蠢也就一定表现在神色和姿势上,不管人是在站着还是在活动。

  苏:哪种画看起来使人更愉快呢:一种画的是美的善的可爱的性格,另一种画的是丑的恶的可憎的性格?

上一篇:扎戈耶夫 下一篇:阿兰·德萨戈耶夫

水果沙拉

重阳节养生:老人初冬养生要注意饮食
香煎蛋饺怎么做
广东饮食文化误区多 饮早茶不利肠胃健康
八宝粥的做法
正月十五如何健康吃元宵?
健脾开胃的水果羹